+8 132-596-6247
為什麽上海人把包子叫饅頭,把饅頭叫包子?

中國地大物博、美食眾多,包子和饅頭都是常見的麵食,遍布全國各地。但是十裏不同音,百裏不同俗,所以哪怕是常見的麵食,可能在不同地方的叫法也有區別,而包子和饅頭之間的淵源跟很多朋友印象中的還有點不一樣哦,這次我們就來解答一下這個題目吧。

本期題目:為什麽上海人把包子叫饅頭,把饅頭叫包子?

其實題目的這個描述是不準確的,在上海確實會把包子叫做饅頭,但上海人習慣性上是不太常用"包子"這個詞的,下麵我們就來聊聊這個"饅頭"和"包子"之間的問題吧。

上海人對於包子和饅頭到底是怎麽命名的?都叫"饅頭"不會亂嗎?作為一個北方人,我們習慣了將有餡的發酵蒸製麵食叫做包子,將無餡的發酵蒸製麵食叫做饅頭,而上海地區稍有不同。上海人習慣將肉餡包子叫做肉饅頭,將素餡包子叫做菜饅頭,而去上海必吃的名小吃小籠饅頭、生煎饅頭,在北方則被叫做生煎包,雖然做法細節上肯定會稍有區別,但大致上就是同樣的東西,而北方地區最常見的白麵饅頭,在上海被習慣叫做淡饅頭,簡單總結一下:

肉饅頭=肉餡包子菜饅頭=素餡包子淡饅頭=白麵饅頭生煎饅頭=生煎包上海雖然都稱之為"饅頭",但是稱呼分類明確其實並不會亂,甚至某種程度上來說還更好理解一些。

其實從饅頭、包子的誕生、演變來說,把包子叫做饅頭反倒是更靠近客觀事實。現在大家去查詢《漢語大詞典》,可以查到"饅頭"這個詞匯在一些方言中指的就是包子,事實上不管是在傳說當中,還是有限的古籍記載裏,"饅頭"這個稱呼都曾一度用來稱呼包子,甚至早於"包子"這個名字出現。

在傳說中:

在《事物紀原》第九卷當中,包子是由諸葛亮發明的,當初就被叫做饅頭,不過這倆字在當時應該是"蠻頭"。在故事中諸葛亮征伐孟獲的時候被瀘水(金沙江)所阻隔,手下有人提出用蠻人頭顱祭祀河神,但是諸葛亮不忍多造殺孽,所以命人用麵團包裹羊肉、豬肉,最後捏成類似人頭的樣子蒸熟充作"蠻頭"祭拜河神,後來作為祭祀所用慢慢流傳開來,最後形成了固定的麵食,但是由於"蠻頭"這個名字太過驚悚,所以被叫做"饅頭"。不過這個《事物紀原》的作者是一個小說家,所以我們隻當作傳說來看待即可。

在古籍中:

在紀錄南宋都城臨安城市風貌的《夢粱錄》當中,記述有臨安城中售賣羊肉饅頭、蟹肉饅頭的相關內容,也有"更有包子酒店,專賣灌漿饅頭"的記述,可見那個時期的包子就是被叫做饅頭,或者說那個時期的饅頭也是帶餡的,包子和饅頭之間並非涇渭分明。在紀錄宋朝各項典章製度的《燕翼詒謀錄》當中還有更明確的記載:"仁宗誕日,賜群臣包子,即饅頭別名。今俗屑麵發酵,或有餡,或無餡,蒸食者謂之饅頭。",這已經說得很清楚了,不管有餡還是無餡的都可以叫做饅頭。其實"饅頭"也不是這類麵食唯一的稱呼,在更早一些的時候它們也有"蒸餅"、"炊餅"、"籠餅"等稱呼,至少在唐代之前是難以區分得清楚。比如《太平禦卷》記載列國時期的趙天王石虎"好食蒸餅,常以幹棗胡桃瓤為心蒸之,使拆裂方食",這就至少可以知道哪個是時候的蒸餅(饅頭)是有餡芯的,而且"使拆裂方食"也說明其是發酵麵團所製,所以蒸製之後才會裂開,就跟如今的開花饅頭類似。

最後我們來簡單的捋一捋這個事情:

古代麵食有很一段時間都被稱為"餅",由於古代炊具條件所限,所以麵食最初都是用水煮熟或者蒸具蒸熟的,於是就有了"湯餅"和"蒸餅"兩大類。其中的"湯餅"也就是如今各種麵條的前身,而"蒸餅"隨後發展為各種饅頭,饅頭在流傳之中漸漸開始有了更為細致的做法分類,其中一些就開始被稱之為包子了。

所以上海人的叫法好像更貼合饅頭、包子的古早含義,不過這種事情也不用過於較真兒,還是要從民俗比較好,大家入鄉隨俗就沒有問題了。

留言框